?
  • 资讯
  • News
  • 行业资讯
  • IndustryNews
  • 教育机器人从业者必看!大疆的爆款教育机器人是如何打造的?

       前言:他们的大疆无人机飞到了全球各地,他们做的比赛风生水起,这架从C端消费者起步的无人机企业,以互联网的产品思维,推出了新的教育机器人,他们又将对既有市场造成什么样的冲击?对于教育机器人以及营销体系,是不是又会带来新的变革?

      2019 年 6 月 12 日,DJI 大疆创新宣布,推出旗下首款教育机器人:机甲大师 RoboMaster S1。在海量的媒体宣传下,市场反响非常热烈,不光是我,大多数看到这款教育机器人的行业从业者,都认为大疆的产品能够取得成功,而销售数据也不断再刷新着人们的认知。

      RoboMaster S1 标准套装售价为 3499 元,另有包括手柄在内的拓展包会在未来发售,同时该款机器支持设计自定义配件。刷新了教育机器人业界对于价格的认知,其运作方式如何,又是怎么敢以这么高的初代产品价格打入教育机器人市场?中国机器人网小编从硬件、软件以及运营板块,深度解析大疆的这次跨界,希望能带给读者更多机器人的思考。


      可编程的教育机器人玩具

      RoboMaster S1 标准套装内共有上下两层的组件和零配件,套装上层,直流无刷电机和麦克纳姆轮,套装下层的组件则是骨架,按照图文并茂的说明书,完成 73 步的安装后,就能得到一个具有全向 FPV 驾驶、射击体验,以及视觉识别的机器人。RoboMaster S1继承了大疆产品一贯的做工和技术水平:电机来自于多旋翼飞行器上的无刷直驱电机和云台电机、图传是最新的高清低延迟版本、各种接头都进行了定制化、APP界面精美……这些模块不仅带来了很好的产品体验,也提供了进行机器人教学的更多可能,这和乐高的思路同出一辙。

      这个源自 RoboMaster 机甲大师机器人比赛的消费级机器人,具备准工业级硬件,拥有性能充足的中央处理器、31 个传感器、可模拟皮肤触觉的感应装甲、抖动控制精度在正负 0.02 度的云台、全向移动的底盘。这些配置让 RoboMaster S1 的大脑、感官和机体性能远超大部分市面同类的教育机器人产品,同时也是一款可玩性相当高、足够酷炫的竞技「玩具」。


      其官方的宣传介绍提到,机甲大师 RoboMaster S1秉承寓教于乐的理念设计,在配备光、声、力等多种传感器的同时拥有中央处理器,结合定制无刷电机、全向移动底盘和高精度云台,令用户可在享受竞技乐趣的同时学习机器人、人工智能和编程知识,是一款能让儿童以及青少年初步接触编程并能自主尝试编程的教育机器人。

      品牌效益对本身过关的产品质量带来的加持,让这款教育机器人的跨界之作有了核心竞争力。

      更自主化的教育机器人

      最值得介绍的是在APP上的“项目式教程”,这也是大疆本次产品最核心的亮点,也是抓住了用户群体的核心卖点。RoboMaster S1 共拥有多达 46 个编程控制部件、6 类人工智能编程模块、上百个编程模块,结合 6 个 PWM 接口,「机甲学院」中则有着详尽的编程指南和视频视频课程,内容囊括数学、物理和编程基础知识,可以让用户完成编程和机器人知识的入门。


      同时,其通过“项目式教程”让玩家能够学习到一些关键的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知识。在RoboMaster S1的控制APP上,“实验室”界面下有“大师之路”这个版块:其中有多个项目式任务,这些任务有的是帮助玩家学习基本的编程知识,有的是实现具有某些功能的编程模块,比如扭腰反击等等,还有的则是帮助玩家理解机器人基本的运动原理,比如RoboMaster S1是如何进行全向移动的。基于项目学习知识是西方大学比较先进的教学思想,也是大疆内部培养工程师重要的方法论,他们也很好的把这个观念通过这个产品传达了出来。

      其官方当天声称,RoboMaster s1 的发布,对于整个RoboMaster团队来讲是一个里程碑事件。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S1应该算是DJI研发周期最久、迭代次数最多、承载育才意义最厚重的产品,也是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所沉淀的大量机器人应用技术的萃取与提炼。

      大疆是如何想到要做成这样一款教育机器人的呢?这不是临时跨界的产物,很早之前就已经可见端倪。

      从教育到软硬件设计

      教育机器人编程理解是交互上的一个难题,大疆的教育机器人打磨方式让人震惊。

      据其内部人员透露,大疆早期就通过每年的夏令营,把主要的工作放在观察什么样的技术和讲解技术的方式能够让大学生比较快地接受,并且运用这些技能在一个月时间内做出挑战性较高的机器人项目,同时还在RoboMaster部门内开办了长期实习性质的“工程师培训营”,通过模拟参赛队做机器人的过程来锻炼工程能力,逐渐形成了“实践为主、理论为辅”的机器人教学模式,这一开始是作用于核心产品,技术积累以及人才的积累,逐渐让他们有了跨界资格。


      随着假期营和培训营工作的常规化,2017年底开始,一批技术能力和表达能力都很优秀的工程师被抽调组建成为专门的机器人教学团队,在深圳周边多个中学用RoboMaster赛事产品模块以及在假期营中制作的教学资料进行了教学工作,因此积累了较多的教学经验。

      解释这款教育机器人的产品功能和研发来源时,官方声明中也表示,S1作为很大程度上借鉴了“机甲大师赛”产品灵感的产物。RoboMaster S1研发团队的负责人大部分都曾经参与过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的规则设计、赛事运营等工作,可以说是工程师中最懂运营管理的人才。RoboMaster S1研发团队中除了大量有丰富产品开发经验的资深工程师外,也有不少核心成员是RoboMaster往届参赛队员或者工程师培训营中的佼佼者。因此他们能够把对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的深刻理解应用到RoboMaster S1的产品设计中。



      正如其官方账号公开表示,产品参照赛事规则(射击对抗)与机器人皮肤系统(裁判系统)搭建了S1的基础对抗模型;从机甲大师两冠王华南理工大学“华南虎战队”的“战术扭腰躲避敌方弹道”的技术为原型,衍生出一系列的软件编程课程;以机甲大师赛FPV(第一人称视角)操作及数据传输技术为模板,研发出一整套的沉浸式人机交互操控系统……并将繁复的数据和技术可视化、模块化,从而有了S1的集成。

      比赛以及线下教育活动,无疑很好的为其教育机器人的编程数据,提供强大的数据以及实验支持,为了广泛的实验数据,目前很多教育机器人公司以低价格成本化在平台进行市场输出运营,但这无疑加大了教育机器人公司的研发和运营成本,大疆通过比赛的方式,不断吸收着新的机器人编程方式和思路,以及通过线下活动和市场实验打磨产品,教育机器人最难解决的实验产品应用问题,很好的得到了解决,并位置形成了较强的专利和技术以及人才壁垒。

      做产品的互联网公司

      回顾大疆的机器人之路,大疆创始人汪滔从走出学校,一步步把传统意义上的B端工业产品无人机,带出了农业和军事范畴,用航拍机这个角度切入,充分挖掘了C端的消费市场潜力,开拓出了价格过万而且能够持续发力的标杆级爆款产品。


      同时,从2013年的盛夏开始,大疆精灵 1 让大疆开始实现盈利,汪滔就萌生了做机器人比赛的想法,最早只有24位大学生的机器人假期营开始,直至2019赛季拥有全球174所高校、7000多名青年工程师参赛的大学生机器人品牌赛事,其主办的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已经过去五个赛季。如他们所说,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在努力将机器人实践教学与科技应用推向更广泛的公众视野,让具有科技理想的大学生们从实验室走向台前,在更多的青少年心中种下一粒粒科技创新的种子。

      独立的赛事团队、截止至 2018 年超过 2.8 亿的投入,已然把机甲大赛打造成了「机器人版王者荣耀」。回报可能是,现在去询问电子、机械、计算机等一些相关院校的学生,很大一部分就业期待的公司是大疆。互联网公司近十年的打法已经证明了培养消费者的爆发可行性,大疆的全媒体运营思路,很大程度上已经非常贴近于此。

      成年人的玩具梦,孩子的编程路

      正如其公开信写道的:“机甲大师S1是我们献给全球青少年和科技爱好者的礼物,自从十三年前走出校园以来,大疆一直依靠“技术驱动”与“科学精神”不断前行。S1代表着大疆对教育的理解,真正的教育应当是自由、开放、在实践中学习与检验的。我们希望通过S1,将这样的理念分享给全社会。S1是Step1的简写,这是我们的第一步,也是我们最重要的一步。希望它能为您带来由衷的乐趣,丰富的知识和无限的可能。”

      大疆的教育机器人愿景,是把编程带给任何一个有着机器人梦想的人们,S1这款教育机器人在价格上,很大程度把原先的无人机群体下沉到家庭式消费以及儿童,同时从公司角度开始包装和推进相关赛事,进一步扩大了可能参加比赛的群体,在全社会范围内进一步挖掘大疆品牌的消费能力。


      同时,让孩子学编程也是很多家长非常紧迫的需求,随着各类机器换人消息的报道,机器人、人工智能等专业的火爆,家长们开始未雨绸缪,同时,S1教育机器人玩法中的社交、战斗、策略属性,其内涵的成年家长之间的小范围竞争姿态,无疑也是大疆能够打开消费市场的一把关键钥匙。一款能够全方位培养孩子编程思维、帮助孩子更好地融入群体的玩具,而且可能对孩子未来学习编程有着帮助,想想咬紧牙关,家长们也就买上了。

      站在风口上

      就目前的趋势来看,青少年编程和自动化教育未来具有巨大想象空间。欧洲部分国家、韩国日本和美国等已经把编程设为少儿教育的一部分。在国务院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明确指出,人工智能成为国际竞争的新焦点,应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建设人工智能学科,培养复合型人才。目前江苏,浙江,北京,山东,重庆等教育大省都已经将少儿编程纳入到学校课程体系中。


      (前瞻产业研究院对中国教育机器人行业市场现状及趋势分析)

      资本对这个领域也是充满期待,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的少儿编程教育机构大概有120个,其中有40家获得了融资,甚至有些公司在天使轮就获得千万融资。随着中国产业不断往科技树高端攀爬,编程和自动化成为基础教育重要一环指日可待,这是关于下一代在新经济环境中的发展,也是关乎国运兴衰。极有可能,以后编程和机器人教育会是继当年英语教育后下一个风口。

      与巨大发展潜力相对的,是目前市场还处于初步阶段,当然各个城市发展节奏不一样,但整体还处在市场培育的阶段,国内的机器人课外教育市场中暂时没有标志性或革命性的产品,家长对此认同度、重视程度也远远没有英语那么高。


      大疆选择在这个阶段进入会具备一定的先发优势,但也要承受教育市场的责任,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但是想到当年大疆也几乎是单枪匹马、从零开始拓展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相信很多人对大疆进军教育市场怀有信心。其产品运作方式,传播方式,以及产品的思路,无疑都值得既有教育机器人的企业借鉴。

      对于大疆的这款首款教育机器人机甲大师 RoboMaster S1,您的想法如何?欢迎在评论区与我们留言讨论。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机器人网(www.720428.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

    相关阅读 :

    [打印文本] [ ]
    ?
    全部评论(0
    ?
    TOP Bookmark
    人人操人人碰人人视频